中关村社区

=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转]长沙宁乡县坝塘镇暴力拆迁,是蓄谋已久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长沙宁乡县坝塘镇暴力拆迁,是蓄谋已久,还是职能部门非法操作?
2013年3月6日清晨7点左右,宁乡县坝塘镇金洲村19组发生了一起令人发指的强制拆迁事件。
清晨七点左右,由坝塘镇政府领导带队
,镇政府全体工作人员、所谓城管、"执勤人员"(据目击村民回忆有部分系地痞流氓)、120急救和派出所民警等共200多人参加了强制拆迁事件,这个架势分明是有备而来,不夺房子不罢休啊!他们将拆迁事发地前后道路封闭,由几十名"执勤人员"分别将涉及到拆迁的王氏兄弟三户人家(其中一户王实现家位于乌江河以西即拆迁事发地,另两户王科明、王光明位于乌江河以东,相距约半里地)团团围住,控制其人身自由不准外出。
王实现在家中未出门,一大早刚将大门打开,就被一群自称"执勤人员"的陌生人控制。期间两名村民听到王实现在屋内大呼"打人了",于是赶往王实现的屋内。三人在屋内被控制一个多小时之久后,王实现被送到白马桥派出所拘留,出来的另外两名村民衣服上多处沾有王实现的血迹。
因王科明及其妻子一早外出务农,在"执勤人员"包围之前已走出了包围圈,期间接到其弟王实现电话说"政府要强制拆迁"急忙往家赶,在临家门口的拐弯处被一群"执勤人员"强制将其按倒在地并施以暴行。一群人围攻一人,这和土匪、流氓有什么区别?

而此时王喜明被围困在家,他借口到商店买烟才得以外出。正巧遇到其兄被多人打倒在地后与"执勤人员"发生冲突,随后被派出所强制抓上警车,并被无故拘留长达15个多小时。多名"执勤人员"对王科明拳脚相加后使其毫无反抗之力,欲将其拖行送上早已等候多时的120急救车。
此举动遭到了当地村民的强烈阻扰,防止王科明在半途被送到派出所,但同样也遭到了殴打。其年余60岁的老父亲、母亲上前阻止均遭到了殴打,期间有一村民想用手机照下这残忍的一幕,不幸被发现,遭到了"执勤人员"的群殴。王氏母亲手指被打后疼痛难忍,连筷子都不能举起。连老人都打,所谓的"执勤人员"良心何在?
王科明的妻子在拆迁事发地马路另外一边的一户村民楼房二楼用相机记录拆迁的全过程,"执勤人员"见大门已锁无法入内,于是翻墙、翻窗而入,将记录有拆迁证据的相机强行抢走。大白天随意的私闯民宅,强取抢夺,这种行为是否是坝塘镇政府纵容的?

王实现,本事件受害人之一,41岁至今单身,一直没有自己的房子,多年在外打工稍有积蓄,2012年下半年在兄长们的帮衬下在垮塌的宅基地上重新建起了一栋房屋,盼望有立身之地后能够成家。岂知老宅基地已划入征收范围,但因其他村民的征收赔偿没有达成意见老宅基地也未达成征收协议。谁能料到,自己一大早刚将大门打开,就被一群自称"执勤人员"的陌生人控制,送到白马桥派出所拘留。
随后刚刚建起的新房,在挖土机的轰鸣声中变为一片灰烬。接下来变为灰烬的是王喜明家三十多年的老房子和王科明家放有价值上万元钢材、水泥、设备的预制场仓库,仓库内所有东西都未被抢救就被堆在坍塌的瓦砾内。村民们只能站在警戒线外眼睁睁的看着房子被强制拆迁,大呼这样的做法不对,却什么都做不了。这场"自然灾害"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亲眼看到自己的房子化为灰烬,叫人怎能不痛心。没了房子,没了安身之所,他们能够走去哪里?


王实现在白马桥派出所拘留几个小时后,被转移至宁乡县武装部附近一宾馆,镇政府威胁其签字,王实现利用上厕所期间敲破玻璃用碎玻璃抵住自己的脖子以自杀的形式才得以逃出宾馆。王实现只穿着内裤,打着赤脚拼命的逃跑,但还是没能逃过追捕,在宁乡县邮政局红绿灯处被围住,引来了众多路人围观。王实现不愿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在多方刺激下被迫无奈选择了极端的手段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他用玻璃在自己的肚子上划开了口子,顿时鲜血直流,本人也瘫痪在地上,随后被坝塘镇政府送往宁乡县人民医院抢救。

王实现在宁乡县人民医院接受治疗期间,被拆迁人员带至坝塘镇政府依然不肯罢休,不依不挠。无奈之下,王实现签定了赔偿协议。之后被送回宁乡县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在这起强制拆迁事件中,王实现三兄弟和村民的利益受到了很大的损失,首先不说本次拆迁事件是否公正合法,殴打村民事件就已经触犯法律,村民被殴打完之后,坝塘镇政府没有道歉更没有赔偿,天理何在?再者,王实现至今在医院治疗,房子被强拆了,个人居住问题该如何解决?最后,此次拆迁事件本就不合法,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希望有关政府部门能够重视,给王氏兄弟和村民一个公正公平的说法。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